基于第三代互联网的数据经济

2018/12/31

原文翻译自:https://blog.oceanprotocol.com/the-web3-data-economy-b6fd8ecac4c4 。文中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,如有侵权不当,请联系删除,谢谢。

影子数据经济

2017年5月的“经济学人”杂志的封面文章将数据定位为“世界上最有价值的资源”。在数据的背后,Google、Facebook和一小部分的其它公司,已经创造一个市值超过千亿美元的市场。对于他们来说,数据就是钱:更多的数据意味着更好的AI模型,更精准的广告,更多的广告点击,更多的利润。追寻金钱的轨迹,在其背后是数据。

我们现在在一个数据经济的时代。但它是影子数据经济。它是不透明的:Google和它类似的这些公司,因为竞争的原因(数据孤岛),独自持有这些数据。同时,权力是中心化的,比如Zuckerberg和它20亿人的领地。

我们是否能推动数据经济到一个开放,无需信任的时代?这也正是Ocean Protocol正在做的。幸运的是,我们有灵感。

钱的经济

2005年,一个年收入1.5万美元的草莓采摘者拿到了72万的购房贷款。他永远不可能能还清。但这事为什么会发生呢?正如数据一样,我们跟随钱的流向。借款人从费用中赚了很多钱。他们想出了如何通过信用违约掉期等技巧,将劣质贷款评为优质贷款。猪嘴唇上的口红。

2008年,纸牌屋倒了。千亿资产蒸发。所有的纳税者支付了账单。银行家们收起了它们的奖金,闭上了它们的嘴。

这就是政府和银行家的影子钱经济。它是不透明的,而且权力集中在少数人手中。

进行到比特币的时代。Satoshi明确的指出了它创建比特币的原因正是经济危机。比特币点亮了区块链运动。其中,代币经济开启了透明和无需信任的钱的时代。

代币经济正是数据经济的灵感来源。正如通过区块链运动,我们开启了钱的时代一样,让我们也同时开启数据的时代。

问题是,我们怎么做到这一切?最终会是什么样的?也许令人惊讶,但这一切也许会开始于AI(人工智能)。

一个开放的数据经济

从数据之中,大家可以得到价值。从一个数据源到另一个数据源的关键是AI模型。数据越多,模型将越精确,以及更多的收益。AI是关键。

在财富500强、NGO、以及政府部门里,实际上有数以亿计的数据。虽然他们有数据,但他们并没有AI专家。它们艰难的吸引AI研究者。为什么这么难呢?因为AI专家都在组建它他们自己的企业来从AI中赚到第一桶金。

而这些新创企业需要的也正是数据。

其中仅有一小部分的公司既有数据又有AI专家:Google、Facebook以及其它的一小部分。这一小部分的公司正在积累所有价值。

如果我们能把AI与有数据的人们联系起来的话(译者注:解决更多的人或公司,获取数据的可能性,比如中小型公司。)?

为了做到这一切,想像一下,我们可以创建一个基础层,来连接大家。一个发挥AI和数据价值的基础层。

我们在下图进行详细的说明。在最上面是主要的用户:问题拥有者,问题解决者。最下一层是用于连接的基础层。介于两者之间的是连接不同组织的中间层:基于AI的交换市场,以及数据科学家的工具包。

问题拥有者,政府通常需要通过授权才能开放它们的数据。这包括市级,一直到省级,最后到国家级。联合国组织和其它非政府组织正在努力使用数据,与大多数企业没有什么不同。如上面所述,AI专家很难深入到企业中,同样的挑战,存在于政府及非政府组织中。

对数据来说,需求方是很简单的。AI需要数据。具体来说,数据科学家知道AI模型可以最大化的发挥提供数据的价值。

所以,关键是推动供给方。为了做到这一切,我们使用价格的阴阳,以及免费的数据。假设我们有数10个或数100个数据市场,买卖不同行业和垂直行业的数据-汽车、医药等等-以及一些公用数据。与收费数据一起的,是免费数据,用来激励大家提供更多免费的数据。如果我们将问题定义也放入公共池,通过激励解决这个问题,我们就将得到AI公共池(译者注:问题解决方案是与AI打包在一起的)。

数据经济

这部分会讨论一个开放的,无需信任的Web3数据经济的驱动力;来自金钱经济的灵感;我们说明一下基于数据为基础的经济会是怎么样的;以及其相关的应用。但它真的会看起来像一个经济吗?

灵感

让我们再次从金钱经济中来找灵感。让我们来解构下一个开放的,无需信任的代币经济的相关元素(一个简化模型,然而有一定的意义)。

上图中的最底一行是代币经济的基础层。有作为储备货币意义的或者说价值存储的:比特币。也有应用平台,交换单元,比如以太坊。以及应用的集资平台,以太坊。

在中间的行中,是应用层的最后一公里。它们是dApps。

最上面一行,是经济层的最后一公里。它们有保管人/钱包,比如Coinbase或Metamask。以及交易所,比如GDAX等。最后,以及矿工,比如比特大陆。

假设数据经济与代币经济看起来是一样的呢?(至少是近似的)。让我们来设想一下,详见下图:

同样的,我们有储备货币,交易单元,数据或资产融资平台,以及应用和经济的最后一公里。

Web3数据经济的元素

接下来,如何启动数据经济呢?我们要向上图中的蓝色框中填入对应的项。让我们基于当前的Ocean Procotol的设计,看看我们可以怎么来达成(注意,这一切有可能会有调整)。

用户可以押注在数据资产上,参照Curation Markets的概念(Curation Markets),基于一个债券曲线(Bonding curves,缩写BC)。债券曲线可以作为某个数据集X的相关性或质量的指标。在X上大家的下注越多,那么将被认为更有价值,并且数据集在提供服务时,押注越多的人会获得更多的块奖励。

债券曲线(Bonding curve,缩写BC)是一个自动做市商,一个可以随时以某个价格,买卖代币的智能合约。对于数据资产XBC开始销售称为DX的代币,通过X来交换Ocean的代币O(译者注:对于数据资产X进行初始发行,数据的价值在于持续更新,谁来做这个持续更新的事呢?再一个数据的单价怎么定合适呢?由谁决定,代币持有者?)。一开始时,只有0DX。但一旦有人因为DX便宜而开始购买,BC将发行更多DX代币。DX会随着买的人越多,而变得越来越值钱。如果你卖掉了DX,它将会销毁。DX将会循环发行或销毁的过程。

基础层:数据资产融资平台。每次你发布一个数据资产,并启动一个代币,你实际上在进行一个迷你艾西欧。人们可以购买代币,每个代币都有权从收入中获得区块奖励。一开始,没有任何代币。但一旦有人开始押注在它上面,那么它就会发布那些数据资产的令牌。

基础层:储备货币。券线(Bonding curves)有一个内置的储备货币的意义。曲线下方的一片区域实际就是当前的储备,占用流动性。这个代币被人押注得越多,那么储备货币量就越大(译者注:储备货币,使用稳定币是不是好一些,Ocean做的事太大,感觉上,做不了这么多呀)。

基础层:交易单元。交易单元由买卖数据,存储服务,计算服务等等组成。Web3的基础层已经有相应的工具来做到这一切。

总的来说,Web3的数据基础层,由储备货币/价值存储,交易单元,融资平台组成。

在基础层之上的是经济层和应用层的最后“一公里”,如下所示。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;让我们一起来解构一下。

经济层的最后一公里:保管人/钱包。代币要以由传统的加密工具,比如,Metamask或者Balance来管理(译者注:数据类的发币平台,以数据做为价值来发行代币,每个项目都有数据,再发一个数据币?)。或者新的专为数据经济设计的新钱包。我们认为代币经济有长尾效应。在数据经济中,我们将有更多的代币。我们将有1万个数据集,或者100万个数据集(译者注:突然发现艾西欧其实就是最成功的激励模式),每一个都有它自己的代币。这些如何能被管理起来是一个有趣的问题。这是一个钱包层要解决的问题(译者注:这不是一个钱包层,是一个数据市场?)

经济最后一公里:数据交互。现存的中心化的、去中心的数据交换场所,也许会发现,通过Web3的数据基础层,价值会显著的增加数据的供应。加密代币交易所会想办法增加其价值。

经济层的最后一公里:服务网络。在Web3的数据经济中,“矿工”变成了数据提供者,存储及计算层。它们有三个潜在收益:一个新(潜在的非常大的)的客户获取渠道;为客户提供新功能(如,预处理后);通过块奖励为他们/他们的用户带来新的收入。

应用层的最后一公里。这是数据科学家的新的力量:更多的数据,来源,以及新的收入机会。因此,做数据相关的工具的也许能发现通过发挥Web3基础层的来更好的服务数据类的用户,将会得到不少收益。我们也非常期望能看到应用层和经济层的工具的有趣结合。比如个人电脑中内置钱包,可以用于买卖数据。

简单来说,Web3的基础层与代币经济将非常相似。

结尾

数据是钱。让我们在第三代互联网中开启这一切。我们已经从影子钱的经济转移到了代币经济。让我们在数据上也同样的进行一遍。从影子数据经济转向到一个透明的无需信任的数据经济时代。一个第三代互联网的数据经济时代。

感谢您的支持

zan-code

处于某些特定的环境下,可以看到评论框,欢迎留言交流^_^。

友情链接: 区块链技术中文社区